新御书屋

pó18ɡω.Vǐρ 去见男朋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颐思韵的审美着实让尹童吃了一惊。
    满眼的粉粉嫩嫩,桃心壁纸,桃心床头,连化妆的台的镜子都是桃心形状的。
    其实颐家整体装修就是白金相间的巴洛克风格,古典华丽那一挂的。所以横空出现这么一个公主房,似乎也不是什么值得意外的事。
    至少跟在后面的苏音就显得很满意,捧着脸颊满眼少女心。
    “姐姐是紫色系,妹妹是粉色系,真好。”
    “……”
    尹童可以想象颐思韵的房间是什么样了。
    “对了,我还给你买了几身衣服。”
    苏音说着拉开衣柜,招手让尹童来看。
    尹童看到满柜子的蕾丝蓬蓬裙时,忽然觉得是她错怪了颐思韵——这审美根本就是她妈遗传的!
    之后苏音又热情地介绍了其他房间。尹童这才发现,颐家虽然有两层,但因为是个老房子,整体面积其实并不大。甚至只有苏音的主卧有单独卫浴,尹童和颐思韵要共用一个洗手间。
    “姨夫今天不在吗?”
    尹童逛了一圈也没见到颐川。
    “我和你姨夫常住的地方其实在北京,我要比赛他要开会,那里比较方便。这个房子主要是给思韵上学用的,刚好她爷爷奶奶也在这条街上住。等你姨夫回来了,带你去见见他们。”
    与许家一样,颐思韵平时也主要是阿姨照顾饮食起居。只不过苏音为了欢迎尹童,今天就没让阿姨动手,自己亲自张罗了一桌饭菜。
    四菜一汤,模样看着不错,但味道……总觉得怪怪的。
    颐思韵说她之前吃过了就没怎么动筷子,苏音便一直给尹童夹菜。尹童也不好拒绝对方的热情,只能硬着头皮埋头苦吃。
    “等你的伤好了之后,我给你办个欢迎会。”尹童刚想拒绝,苏音就忙抢过她的话说道,“这个一定要的,让大家正式认识你一下。”
    尹童最怕的就是这一点,人越多她越容易被识破啊。
    “到时候你想请什么朋友来都可以,给我份名单,我提前把邀请函准备好。”
    苏音说着像是忽然想起什么,去房间拿了个盒子下来。
    “你的手机之前在事故中摔坏了,是不是一直没空去修?”
    尹童一直在医院躺着,对外联系都是温凌在帮她,确实没有及时处理手机的事情。
    “不用修了,直接用新的。”苏音说着拆掉包装,直接将新手机给了尹童,“就当是姨妈给你的见面礼。”
    一部手机对颐家来说只是微不足道的小礼物,尹童也没有过多推辞就接了下来。毕竟她现在的确需要,特别是要尽快跟谢应知取得联系。
    尹童当着两人的面将手机卡换到了新机子上,许多未接电话和信息就冒了出来。颐思韵偶然一瞥就看到了许宣哲的名字,因为他打得太多了,至少有十几通。
    “你之前是在实验班吧?”苏音也看到了许宣哲的名字,才想起两人是同学。
    尹童点了点头。
    “那你是想继续待在实验班还是转去其他班?”
    如果她一直待在实验班,每天都要面对许宣哲,两个人都尴尬,倒不如去其他教学水平相当的班级。况且她退出就能空出一个名额,可以给其他普通家庭的学生享受到优质教育资源的机会。
    “我想转班。”
    苏音也希望尹童能跟圈子里的孩子多接触。
    “那你要不去思韵她们班?”
    “……”
    温凌和谢应知跟她不是一届,似乎也只有这个选择了。
    “好。”
    “那我去叫人安排。”苏音想了想又说道,“我帮你请了个家教补之前落下的课程,顺便适应一下思韵他们班的进度。”
    尹童点了点头:“谢谢姨妈。”
    “谢什么呀,都是自家人。”
    苏音将自己和颐思韵的电话都报给了尹童。
    “家教让她下午来可以吗?”
    “我下午可能要出一趟门。”尹童犹豫地说道,“可以明天再见吗?”
    苏音愣了愣:“有什么事吗?是要拿东西还是什么,要不让思韵陪你?”
    “不用的,是去见一个朋友。”尹童避重就轻地说道。
    “哦,见男朋友吧?”苏音笑了笑,“可以把温凌叫到家里来玩。”
    她跟金雯聊过,知道尹童和温凌的关系。
    尹童要见的是谢应知,但是她不能暴露她和谢应知关系匪浅。
    所以只能转移重点——
    “是去见沈城。”
    “谢家那个老二吗?”
    苏音看了颐思韵一眼,后者脸色不太好。
    “嗯。”尹童坦然承认道。
    “你跟沈城是……”苏音不敢妄下定论。
    “他是我的恩人。”
    一起去谢家
    如果苏音查过她父亲尹危,那么尹危如何死的,她也一定清楚。
    哪怕周家将这件事处理得再好,也不可能避开尹危在君诚出事这一点。
    尹童不提,苏音也不问,显然是不想牵扯其中的利害关系。毕竟苏音对苏韵有感情,并不代表会对素蒙面的妹夫有感情。
    所以尹童只能借沈城告诉苏音她曾经遭遇过怎样的迫害。就算她不关心尹危死亡的真相,苏韵女儿受到侮辱,苏音也不可能坐视不理。
    “是沈城把我送进了医院,并且找律师要到了赔偿。”
    尹童将她为父亲申诉遭遇周家报复,最后被沈城解救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了。只是她将沈城说成了仗义相助,而非她引诱利用。
    颐思韵听完愣了许久才问道:“你说的君诚,是周家那个服装厂吗?”
    尹童点了点头,然后看了一眼沉默的苏音。
    苏音是知道这件事的,所以一开始并没有表现出惊讶。不过尹童遭人猥亵这件事她也是第一次听说,显然也消化了许久,才从怔忪中回神。
    “其实事情过去很久了,我也拿到了赔偿,只是一想起自己被……”尹童欲言又止,“就会觉得好绝望,如果妈妈在的话,一定不忍心看我受这种苦。”
    她的感情牌刚好打在苏音软肋上,后者一下就忍不住红了眼眶。
    “这群人真不是东西,欺负一个小姑娘。”苏音上前抱住尹童,边说边抹眼泪,“你放心,我等会就去找周家给你讨个公道!”
    尹童要的就是苏音这一句话。
    至于究竟能否讨回公道,讨到多少,就要看苏音去周家这一趟后,周珏回应的态度了。
    “早点找到你就好了,也不至于让你受这么多苦。”
    苏音哭了一阵,接过颐思韵递上的纸巾,总算缓了过来。
    “也的确该谢谢人家沈城。”苏音想了想,对颐思韵说道,“你上次说沈城被他爸关起来了?”
    “嗯。”
    颐思韵暼了一眼尹童,后者毫无心虚。
    “哎呀,怎么回事啊,挺好的孩子。”
    苏音说着就给沈黎打了个电话,说她女儿下午要过去见沈城,麻烦她照顾一下。沈黎还以为苏音说的是颐思韵,也没多问,热情地邀请她晚上在家里吃饭。
    “也行,那你吃完晚饭,我再让司机接你回来?”
    苏音拉开话筒问尹童,后者点了点头,她才应了下来。
    “要不我也一起去吧?”颐思韵忙插了一句,“我去找应知哥哥。”
    尹童刚想拒绝,苏音就答应了下来。
    “正好给你谢叔叔和沈阿姨介绍一下,尹童是咱们家的新成员了。”
    “……”
    于是当颐思韵带着尹童出现在谢家门外的时候,沈黎是震惊的。
    苏音找到尹童那天就已经昭告天下,说苏韵的女儿找到了。所以沈黎知道有这么一个女儿的存在,然而万万没想到会是尹童。
    可颐思韵都把人带来了,沈黎也不好质疑是不是搞错了。只能强撑着僵硬的笑容,将人领进了客厅。
    沈黎交代阿姨去把谢应知和沈城叫下来,自己就钻进厨房再也没有出来,名曰“准备晚餐”,可现在才下午三点。
    尹童猜沈黎大概是不知道怎么面对自己,毕竟他俩上一次见面,沈黎还在威胁她远离沈城。
    两人在楼下等了一会儿,先下来的是谢应知。
    看到颐思韵和尹童,他也并不意外,礼貌地点头问好。
    “沈城不想下来。”谢应知忍俊不禁,对尹童解释了一句,“他还不知道是你。”
    偷偷独处
    哪怕谢应知点明沈城是不想见她,颐思韵心里也没有最初那般羞恼不甘了。
    她每一次来谢家,沈黎都会叫沈城,但沈城的态度始终如一,那就是不待见。
    沈城越是这样,颐思韵越是对他感兴趣。从小哪个世家子弟不是围着她转,从来都是她拒绝别人,哪有男性会拒绝她?
    可自从知道他救过尹童,直到舞会仍为她出头后,颐思韵也有了自知之明——
    这两个人的关系,是她没办法插足的。
    与其为不待见自己的人争风吃醋,倒不如握紧真正喜欢自己的人。
    颐思韵上前挽住谢应知的手臂,回头对尹童说道:“那你上去找他?我们去下棋了。”
    眼看两人要走,尹童忙说了一句:“要不我跟你们一起吧。”
    颐思韵回头看她:“你不是特别来见沈城的吗?”
    尹童哑了一下,说道:“也不是很着急。”
    颐思韵不解,谢应知却听得明白。
    他瞥了尹童一眼,笑了笑,说道:“那就一起吧。”
    谢应知带着两人去了他的书房。尹童上次来过,就是摆满钟表古玩那一间。
    颐思韵看起来是常来的,轻车熟路地泡了一壶茶,给尹童倒了一杯。
    “我们平时喜欢喝这种,你如果喝不惯的话,我去给你拿瓶饮料。”
    尹童其实不在意喝什么,但颐思韵在场她根本没办法试探谢应知。
    “那麻烦你了。”
    颐思韵带着女主人的优越感,也无所谓尹童的“麻烦”。
    她离开书房没多久,尹童就对谢应知说道:“我成了颐思韵的妹妹,你看起来并不太意外。”
    谢应知慢悠悠地喝了口茶,并没有回应尹童的话。
    尹童刚想追问,颐思韵就回来了,还给她带了一瓶苏打水。
    “……”这也太快了吧,谢家不是挺大的吗?
    尹童只能咽下话头,闷头灌水。谢应知眯着眼看她,月牙里都是笑意。
    “我们上次那盘棋下了一半,今天分个胜负吧。”
    颐思韵说着打开柜子去找棋盘和棋子,可翻了半天却没没找。
    “哎,棋呢?”
    谢应知这才故作恍然,说道:“之前好像拿到凉亭去了,我去找找。”
    他说罢起身,也许是动得急了,不禁掩嘴咳了两声。
    颐思韵见状忙说道:“没事,我去拿吧,外面挺凉的,你别感冒了。”
    于是进来还没五分钟,又被支出去了。
    这一次尹童也不急着得开口了,反倒是谢应知起身拉住了她的手腕。
    “你要干什么?”
    谢应知不答,直接将她拽起拉出了书房。
    “你不是一直在找机会和我独处吗?”
    他说着打开隔壁房间的门,将尹童推了进去,然后反手关上了门。
    “现在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
    谢应知将尹童锁在门和自己之间,笑眯眯地盯着她。
    莫名的喜悦从见到尹童开始,就填满了他的胸膛,甚至浮到了脸上,险些控制不住。
    现在机敏的灵魂和华丽的皮囊终于合二为一,他看着自己的“杰作”,难得的称心如意。
    “当初别那么固执,留下我的号码,今天你也不至于尴尬,不是吗?”
    尹童被谢应知戳穿,有些难堪,但嘴上仍不饶人。
    “背着未婚妻把我拉进你卧室,恐怕等会儿你也免不了尴尬。”
    “尴尬吗?”谢应知笑了笑,“我反倒觉得挺刺激,像在偷情。”
    尹童推开他,没心思开这种玩笑。
    “你放心,她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谢应知拉开柜子,里面正放着颐思韵要找的棋盘棋子。
    “有什么想问的,你直接说吧。”
    你也想加入我的后宫吗
    谢应知让她发问,尹童却不敢轻易开口。
    她不能完全确认这件事是谢应知做的,倘若直接问,很可能被谢应知抓到把柄,将错就错领了功劳,白白占了她便宜。所以她只能先装作不知情。
    “当初你不是查过我妈,说她早就死了吗?”
    谢应知点了点头:“你亲生母亲的确早在十年前就死了,我可以把她的资料发给你看。她之所以不能认你,是因为你是她和尹危婚外情所生,她本身有另外一个家庭。”
    合情合理,没有一丝破绽,尹童只能硬着头皮说道:“那你发给我吧。”
    “那你是不是先跟我加个好友?”谢应知晃了晃手机,“难不成让我打印给你?”
    尹童这一次没有拒绝,毕竟以后她总还是要私下联系谢应知的。
    谢应知看着出现在好友列表的尹童,哑然失笑。
    “原本上一次就该加到的,结果却被许宣哲打断了。”他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他该不会也是你后宫里的一员吧?”
    “后宫”这个说法讽刺又荒唐,可好笑的是,除了它似乎没有更好的词汇,能概括她与不止一个男人在一起的这种行为。
    “怎么,你也想加入吗?”尹童不答反问。
    谢应知笑了笑,也避开了她的问题:“可你作为苏家的女儿,只能与一个人结婚。”
    尹童其实没有想那么长远,冒牌货本就是走一步算一步。
    谢应知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说道:“你放心,我已经把你亲生母亲的线索清理的干干净净,除了我没有人能揭穿你的身份。”
    他的话已经很明显了,就是在告诉尹童这一切是他做的。
    “我明明还没答应,你就替我做了决定。”尹童也不再跟他兜圈子,“谢学长,你也太心急了吧?”
    谢应知的神色忽然变得严肃:“如果我不这么做,你遭遇的就不止是一场车祸了。”
    “什么意思?”尹童以为车祸是他所为。
    “你没发现,周珏已经认出你了吗?”
    尹童愣了愣:“你是说,车祸是周珏要害我?”
    “给你个警告罢了。”谢应知勾了勾嘴角,“毕竟他也要顾及温家。”
    可周珏来看她的时候,明明满脸歉意,这些人戏也太好了吧?
    尹童哑然失笑:“我算是什么东西,用的着他这么大费周章吗?”
    “你不算什么东西,但勾搭上温凌就不一样了。”谢应知点到为止。
    尹童觉得谢应知的推测有道理,但不确切。恐怕不是因为温凌,而是为了周婵。
    温家和周家是合作关系,没有谁依傍谁的地位之差。而且当初周珏也是确认过她和周婵关系不佳后,才主动提出了借车给温凌。
    “所以不是我心急啊。”谢应知一脸无辜,“这可是在救你。”
    “你想要什么?”
    尹童已经被迫上了贼船,总要先弄清楚这船的方向。
    “我不是说过了吗?”谢应知上前,捏起尹童一缕头发,笑着说道,“我要你啊。”
    尹童扯回自己的头发,并没被他暧昧的话糊弄过去。他们彼此不待见,只有利益合作的关系罢了。
    “你要我做什么?”
    看尹童一副谈判的架势,谢应知无奈又好笑。
    他之前这么逗颐思韵,后者都会脸红的,可尹童完全不吃这一套。
    “我要你成为这世家圈子里的女王。”
    尹童拧眉,不明白谢应知打的什么算盘。
    “把所有男人都握在你手里,不正是你最擅长的吗?”
    目标是周婵
    尹童听得出来,谢应知其实一直在回避她的问题。
    也许是时机还不到,也许是目标与她切身利益有关,总之谢应知不能明说。
    尹童知道他想要谢家,除此之外的野心他未曾透露给她。
    从沈黎让沈城追求颐思韵来看,颐思韵应该也是谢应知计划里的一步棋。
    他让她做女王,也许不过是个靶子罢了——将是非都招惹到她身上,他就可以安安稳稳得到颐思韵。
    “你是让我帮你扫清情敌吗?”尹童按她的理解解读道,“将所有追求颐思韵的男人搞定?”
    谢应知没想到她会这么想,兀自笑了一阵才解释道:“也不用所有,重要的拿下就好。”
    “重要的是指哪些?”
    “比如温家、许家……”谢应知的重音落在最后两个字上,“周家。”
    周家总共就两个儿子,一个周珏,早已经结婚,还有另外一个就是周婵。
    且不说周婵的性取向,单说他骨子里的清高,就不是会主动追求别人的人。
    “你在耍我啊。”尹童有些不高兴。
    谢应知笑盈盈地看着她,戏谑地捏了捏尹童气鼓鼓的脸,被后者一巴掌拍开。
    “本就是你理解歪了,哪算得上我耍你。”谢应知撇的干净,“总之,你现当下想要的,也是我想要的。如果你想不出怎么打压周家,不如考虑一下我的提议。”
    尹童觉得好笑,他刚刚胡扯一堆,哪有什么靠谱的建议。
    谢应知见尹童不开窍,只好又提醒了一句:“你去巴黎这一趟是白去了吗?还没看清周家的命脉在哪儿吗?”
    他其实已经说得很明显了,只差点明“周婵”两个字。
    尹童也知道,这一次跨国合作,全都是倚赖周婵的名声才得以促成。
    “可那又如何,没有周婵能击垮整个周家吗?”
    尹童说完,忽然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她为什么要“击垮”周家?
    虽然不甘心父亲的死和自己遭受的伤害,但她从未真正想过去报复对方。
    谢应知看出她眼中的慌乱,也明白她先前的犹豫——
    终究还是个心软的人,想要的不过是平静的生活,哪怕现在拥有了权力,也依旧不贪图不觊越。
    跟他母亲很像,温柔处世,随遇而安。可这样的人注定会被有野心的人欺负。
    “的确不可能击垮周家。”谢应知如实说道,“但是至少能阻止它变得更强,再次将你踩在脚下。”
    他太清楚她惧怕的东西,那个无助又绝望的泥沼,她此生绝对不想经历第二次。
    所以只能制造危机,敲响警钟,逼她奋进和自保。
    尹童沉默了许久,才抬起微红的双眼:“为什么想安心活着就这么难呢?”
    总是被迫绷紧神经,不断地被提醒不进则退。
    于是向上爬,努力爬,却发现山峰之后还是山峰。
    谢应知怔愣了一瞬,他最初又何尝不是想跟他母亲安心活着呢?
    无奈他生了病,无奈有人变了心,无奈有人趁虚而入——
    于是他只能向上爬,努力爬。
    他自以为全知全能,从未有过一丝动摇和迷茫,可此刻看着女孩的眼睛,却解答不了她目光中的疑惑。
    “是啊,为什么呢?”谢应知苦笑。
    尹童颓丧地低下头,露出白皙的脖颈,发根处新生的头发打着卷,蓬松又纤细,如婴儿的胎毛。
    谢应知的大脑竟然放空了一瞬,只觉得那里一定很柔很软。
    他不禁抬起手,想要摸一摸尹童的后颈,却在动作的瞬间被敲门声打断了。
    “应知哥哥你在里面吗?”
    尹童猛地抬头看他,后者却神色未变,甚至冷静地应了一声。
    “嗯,我找到棋了,等一下就过去。”
    颐思韵那边沉默了几秒,又问道:“尹童也在吗?”
    “她啊。”谢应知看着尹童,面不改色地扯谎,“她去找沈城了。”
    颐思韵也不信有他,声音明显染上了轻松的喜悦。
    “这样啊,那我去书房等你啊。”
    听到脚步声渐远,谢应知才将尹童朝洗手间推了一把。
    她足够聪明,自不必他再说明,就迅速躲了进去。
    谢应知拿出棋盘和棋子,临走前在洗手间外嘱咐了一句:“沈城心性急躁,先别告诉他这件事。”
    见沈城
    听到隔壁传来关门声,尹童才溜出谢应知的卧室上楼去找沈城。
    她上次被绑来时没有意识,逃出时又是深夜,其实记不太清房间的位置了。
    硬着头皮摸索了一阵就觉得迷路了,不禁后悔刚刚没问清楚。正当她考虑要不要下楼问一下阿姨时,忽然闻到走廊里有一股檀香味。
    尹童嗅着香味一路走,看到走廊尽头有一扇门是开着的。她探头看了一眼,空荡荡的房间陈设很少,只有一张床和一个案台,案台上放着佛像和香炉,味道正是从这里传来。
    案台前的蒲团上盘膝坐着一个女人,正拨着手中的串珠。似乎是听到声响,女人朝尹童看了过来。
    尹童愣了一下,连忙解释道:“抱歉打扰了,我迷路了。”
    女人点了点头,语气温和地问道:“你要找谁?”
    “沈城。”尹童答道。
    “他不住这一栋楼。”女人柔声细语地解释道,“你要从一层出去,上对面那栋。”
    尹童连声道谢,也不敢再打扰,又原路返回下了楼。
    她在一楼大厅碰到阿姨,又问了一次,才确定沈城房间的位置。
    “那住在这边楼上那个是?”
    尹童看那个女人的年纪,好像也不是谢景仁的母亲。
    “你是说大少爷的母亲吗?”
    原来是谢应知的妈妈啊,难怪刚刚感觉气质特别熟悉。
    尹童忽然感到有些荒诞,也不知该说谢景仁念旧情,还是嚣张无情。
    两个女人带着各自的儿子住在两栋楼里朝夕相对,除了谢景仁,没有一个人活得轻松舒坦。
    生在这样一个家里,何其不幸何其无辜。
    尹童绕过大厅,这一次总算找对了沈城的房间。
    她敲了敲门,没有人应,于是又用了些力重敲了两下,里面传来不耐烦的怒喝。
    “不是说了不见吗?有完没完!”
    听出是沈城的声音,尹童安了心。
    “也不见我吗?”
    屋内静默了几秒,正当尹童打算自报家门时,门猛地拉开了。
    沈城的脸色不太好,身上有很重的烟味,但看着尹童的眼却是明亮的。
    胸膛急促地起伏,再多的氧气也无法平息剧烈的心跳。
    他看着她,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一闭眼梦就醒了。
    尹童刚想开口,沈城就猛地抱住了她。
    “你怎么来了?”
    沈城的动作太猛,碰到了尹童的伤处,她吃痛哼了一声。
    “怎么了?”沈城忙退开身。
    “我这才出院两天。”尹童无奈解释道,“温凌没跟你说吗?”
    沈城愣了一下,上上下下检查着她的身体,这才发现额发下的青紫,以及肩膀上的绷带。
    “程薇露不是被关起来了吗?”沈城气愤又急躁,“温凌都在干什么,怎么会让你受伤?”
    尹童感觉沈城似乎的确什么都不知道。他和温凌不是联盟吗?怎么私下都不联系了?
    “说来话长。”她朝房间里看了一眼,“你里面藏了人吗?都不让我进去坐坐?”
    “里面……”沈城有些懊恼地解释道,“味道不太好。”
    “你不知道自己也很臭吗?”
    听尹童这么说,沈城窘迫地向后退了一步。
    “去洗个澡。”尹童推了他一把,“快点。”
    她说着就越过沈城进了房间。
    拉开窗帘,打开窗户,将桌上成堆的烟头扫进垃圾桶里。
    她回头,看到沈城还愣在原地。
    “不是让你去洗澡吗?”
    “我洗完你还在吗?”沈城小声说了一句,“上次我睡着你就跑了。”
    那一次他为她解开了锁链,明明说好天亮送她离开,可他只闭了一下眼,怀里的人就没了。
    “最近一次跑了的是你吧?”尹童想起来就生气,“趁我还睡着,一声不响就走了,也没句解释。”
    沈城哑然,心虚地低下了头。
    那天早晨他接到沈黎的电话,让他将昨晚荒唐的行径推责给别人。
    可他不愿说是为了尹童,只能早早离开,一个人承担下所有的后果。
    “为什么不跟我说?”尹童走到沈城身前,“程薇露父亲对你有恩的事,为什么你也从来没有告诉过我?”
    沈城愣了愣:“你怎么知道……”
    他还没说完就被尹童扇了一巴掌,手劲不大,却打得他满腹委屈。
    “你上次怎么答应我的?”尹童戳着沈城的胸口,一字一句道,“我说过,你不能对我有秘密!做任何决定都要经过我的同意!”
    沈城握住她的手,放在自己心口的位置,低声说道:“对不起。”
    尹童抽回自己的手,沈城的心口瞬间落了空。
    “你还有什么没告诉我的?”
    沈城越是沉默,尹童越是生气。
    “抬头,看着我,说清楚。”
    尹童向前一步,强迫沈城抬起脸。
    “你不说我就走了。”
    沈城看着她,干涩的嘴唇微微开合。
    声音太小,尹童没能听清:“什么?”
    沈城躬下身,贴近她的耳廓重新说了一遍。
    这一次尹童听清了——
    “我想你。”沈城吞咽着喉头的哽涩,“这段时间,我每一天都在想你。”
    只对你上瘾
    沈城几乎从不会说出心里的想法。
    甚至与沈黎说话,也从未以“我想要”“我喜欢”这些词汇开过头。
    唯独对尹童说过两次,一次是“我只喜欢你”,一次是“我想你”。
    尹童知道这对他来说有多么难,哪怕与他朝夕相处过一年,她都不知道他喜欢吃什么、有什么爱好。
    这个人似乎没有欲望,又或者说把欲望藏得很深。
    埋在心底,自觉微不足道,说出来也没有人会在乎。
    唯独想被她在乎。
    “想我什么?”尹童赌气说道,“想我就这么久都不给我发一条信息打一通电话?”
    相比许宣哲一天几十通,沈城沉默的让她生气。
    “手机被我妈拿走了。”沈城窘迫地解释道。
    尹童不放过他:“那就不能偷偷出来见我?”
    沈城沉默了一瞬,低声说道:“对不起。”
    “我问原因!”尹童气结,“没让你跟我道歉!”
    “我打不过那些门卫。”沈城有些不好意思,“人太多了,还带枪。”
    其实他有试图翻墙出去,但刚站到墙根下就被逮了回去。谢家到处都是监控,他的一举一动全在保安眼皮下。
    沈城本来不想说的,毕竟技不如人,说出来丢人。
    可他不说实话,尹童一定又会生气。比起丢人,他更怕把尹童丢了。
    “行了,知道了。”尹童强忍着笑意,推了沈城一把,“去洗澡吧。”
    她虽然在尽力掩饰,却还是被沈城发现了上扬的嘴角。一贯无耻的厚脸皮,此刻却有些挂不住了。
    沈城不甘心地说道:“我再练两年肯定能打得过。”
    尹童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沈城更憋屈了。
    “你笑什么。”
    “你是打算被关两年吗?”尹童调侃道,“两年后再见我?”
    “不是。”
    他也不知道怎么说了,闷声拽起上衣进了洗手间。
    刚迈进一步,又想起来正事。
    “你怎么进来的?”
    除了温家、颐家,谢家其实很少接待外宾。
    更何况尹童对沈黎、谢景仁来说,根本算不上“宾客”。
    “让你洗个澡怎么那么难?”尹童催促着,“你先洗,洗完再跟你说。”
    沈城争不过她,反手去关门,却被尹童拦了下来。
    看着尹童暧昧的目光,沈城不禁想起两人在浴室的旖旎回忆,热血刚上头又很快被现实敲醒。
    “你不是受伤了?”
    尹童一笑,沈城就知道自己又被耍了。
    “你不是怕洗澡的时候我跑了吗?”尹童将洗手间的门开到底,“这样开着你总该放心了吧。”
    沈城也无所谓关不关门,她觉得这样好,那就开着吧。
    他背过身褪了裤子,打开花洒洗澡,洗了一阵总觉得不对,余光瞥见尹童竟然还在原地。
    “你看什么?”沈城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回头看她。
    尹童明目张胆的偷窥,被发现了也毫不心虚。
    “不能看吗?”
    沈城没说话,转过头继续背着她搓洗。
    没多久,就被尹童的一句“屁股挺翘”炸懵了。
    这丫头在干什么?
    他回头看了尹童一眼,后者笑眯眯地,目光从上到下舔着他。
    沈城愣了一下,她这是在撩他?
    她又不是不知道,他一点儿也不禁撩。当初她都没做什么,他就主动上了勾。
    沈城吞咽了一下喉咙,说道:“你别招我。”
    “你少冤枉我,”尹童装不懂,“我什么也没做啊。”
    她就是故意的。
    明知道他不可能对自己用强,偏偏还要撩逗他,看他强自忍耐的模样。
    “你没做?”沈城转过身面对她,“那它怎么会这样?”
    他眼睑微垂,引导尹童的视线向下看,勃起的分身正向她点着头。
    她差点忘了沈城这个人无耻的程度,才不会在这件事像许宣哲那样害羞。
    尹童此刻骑虎难下,倘若逃了,只会被沈城笑话敢撩不敢当。
    她只能看着,强装镇定:“是你骨子里淫邪。”
    “听不懂。”
    沈城握住自己的阴茎,不要脸地对着尹童自渎。
    “你是打算让我给你拍下来吗?”
    “随你。”
    “暴露狂,你是上瘾了吧!”
    沈城目不转睛地盯着她。
    “嗯,只对你上瘾。”
    尹童觉得自己要输了。
    她竟然找不到能羞辱沈城的话,自己反而无法控制生出一阵羞燥。
    算了,就这样等着他弄完吧。
    “怎么不说话?”
    沈城的声音被快感熏得哑了许多。
    水声在沉默中变得聒噪,沈城只能自己找了个话头。
    “怎么受的伤?”
    尹童都被他弄得没脾气了:“这种时候你还聊什么天。”
    “想听你的声音……”
    他眼中蒙着欲望的雾气,赤裸裸,像是扒光了她的衣服。
    濒临极限的粗喘声钻进她的耳朵,尹童受不住别开脸。
    “童童,我可以射出来吗?”
    “问我干什么?”
    尹童瞥了沈城一眼,竟然看到他在笑。
    “你说做什么都要经过你的同意。”
    “那你憋死吧!”尹童恼羞成怒。
    她话音刚落,沈城就发出一声闷哼,白浊迸溅在距离她不远的地上。
    精液的量很大,足以见沈城最近都没有发泄过。
    “怎么办,我没忍住。”
    爽到骨头里的人竟然还无耻地装可怜。
    “你要不要罚我重来一次?”
    尹童懒得理他,嘭地一声关上了门。
    Ρǒ①捌ɡω.Vιρ(po18gw.vi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