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ō➊➑c.ⒸōⅯ 是我见色起意,是我主动在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周末安逸没再去熊可熊触周亦可的霉头,乖乖在家等着熊可可下班。今天店里进货,会休息一天,熊可可也会比平时回来的更早些。
    周亦可见安逸没跟过来还有些不习惯,昨天被熊可可拒绝并没有太影响他今天的工作状态,熊可可对此很是满意。
    但此时此刻他的内心并不像他表面上看上去那么平静,熊可可锁骨处的一抹殷红从他今天见到她的第一秒就注意到了,煞是刺眼,让他根本没办法忽视掉它的存在。
    他们是已经上床了吗?
    两人搬完货,趁着店里没人,他拉住熊可可。
    “你是不是有什么把柄在安逸手上?”
    熊可可被这没头没尾的一句话问得摸不着头脑
    “?”
    “他昨晚跟我说只要有他在,你就不可能跟别人交往。”
    她愣了愣,平静的点点头,也没藏着掖着,
    “他这么说也没错,至少暂时是这样。不过不是把柄,是我欠他的。”
    周亦可有些诧异,欠他的?
    欠了什么要跟他上床才能还?!
    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就直接问了出来。
    “……”
    店里一瞬间静得可怕,场面一度十分尴尬,只有两人轻微的呼吸声起起伏伏。
    “对不起,我……”
    “你觉得欠了什么要用身体还?”熊可可好整以暇的看着周亦可,似乎他的话并没有对她造成什么影响。
    “该不会欠了钱吧……”他小声嘀咕。
    “是欠了钱。”
    “???”周亦可瞪大双眼,一脸不可置信,
    “你开店做视频不是挣了不少钱吗?这得欠了多少还不起?300万?500万?”
    “一千万。”
    语气平淡,仿佛一千万对她来说只是个不值一提的小数目。
    “……”
    他盯着熊可可的眼睛看了片刻,才确定她不是在开玩笑,心中越发不甘,低声暗斥,
    “钱总能挣到,你不该这样作践自己。”
    熊可可闻言眉头促起,平静的面孔终于被打破,眼神里透出一丝怒火,
    “作践自己?我怎么就作践自己了?周亦可,你站在什么立场能这样跟我说话?!”
    周亦可自知说错了话,张了张口想要解释一番,却不知道说什么,因为他心里本就是这么想的,但他完全没有看不起熊可可的意思。
    熊可可眼睛一眨不眨的死死盯着周亦可的脸,她脸上的表情是他从未见过的冷漠。她缓缓开口,
    “你经历过家里破产父母跳楼你只能被迫放弃学业回国养活自己吗?你背过几百万的高利贷被黑社会天天上门追债四处躲藏吗?你没有对你冷嘲热讽的亲戚朋友,你也没有在你最无助的时候出轨的前任对象,你更没有经历过手里没有一分钱连房子都租不起的时候。”她顿了顿,深吸一口气,
    “你没有被这个世界抛弃过,你凭什么这么说我?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她一句句轻飘飘的反问,传进他耳朵里狠狠砸在他心上如有千钧重。周亦可内心震惊不已,他从没想过这个风姿绰约处事不惊偶尔还会有几分娇憨可爱的女孩之前竟然有过这么多不幸的经历。
    “你知道他做了什么吗?”说到这,熊可可像是想到了什么,嘴角竟泄出一丝笑意。
    周亦可没有说话,他知道熊可可口中的他是指安逸。
    “我开店,他跑来应聘店员,当时我没钱付工资拒绝了他,他就买了我的饼干偷偷穿着人偶服去学校门口发传单,做免费试吃。追债的人上门要债,他把他们都打跑,还连夜将楼道里满墙辱骂我的话刷掉。他帮我还了高利贷,还了家里亲戚的钱。他用了一个月的时间独自收集证据联合警方铲除那个犯罪团伙。我现在吃的住的都是他提供的,他为我做了太多太多,不然你以为你还能在这见着我?”她的语气变得越发轻柔,脸上浮出淡淡的笑意,说到后面他看到她眼里沁出一抹湿润。
    “甚至,跟他上床,都是我酒后乱性,是我见色起意,是我主动在先。”
    看着熊可可眼中的温柔,周亦可心中酸涩,他很想说这些换做是我我也能做……
    能吗?他反问自己,答案必然是否定的,且不说别的,金钱物质方面就能压垮他。
    仅仅是因为这些身外之物他就输了。
    真心值不值钱他不知道,但有真金白银加持过的真心一定很值钱。
    可除去这些,他不敢保证就能比安逸做得更好。
    “可他才18岁,不确定的因素太多。”安逸这是把事情都做满了,完全不给后来者发挥的余地,他思来想去也只有他的年龄是唯一的突破点。
    “嗯,所以我们不是情侣关系。说实话,我是喜欢他的,但我不敢,我凭什么以一个平等的身份站在他身边?我欠他的太多了!包养是我提出来的,为了减轻我自己的心理负担,也算是给自己留一条退路,日后他若是变心了,我可以告诉自己不必沉浸在他当初对我的付出里,我们不过是利益互换,各取所需。”
    终于将这些话说出口,熊可可长长呼出一口浊气,她憋了太久。
    周亦可听完她一席话,沉默的看着熊可可良久,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好像看透了她,这个女孩将自己伪装成一副无孔不入坚不可摧的模样,但她的内心最是柔软敏感。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人才会事事给自己留退路,对别人的好意都抱着一丝怀疑的态度,随时做好对方再将对她的好收回的准备。
    心里发闷,每一口呼吸都让他胸口发疼,他真的好心疼她,好想抱抱她。
    但他还是忍住了。
    他突然有点同情安逸,想跟熊可可这样的人处对象怕是得要足够长的时间,足够多的耐心,做足够让她感动的事,还要足够足够喜欢她才能将她的心捂热。
    “可可,今天很抱歉。”
    “没关系。”熊可可笑了笑,“也谢谢你愿意听我说这么多。时间还早,早点回去休息吧~”
    ……
    从店里出来,熊可可并没有回公寓,她漫无目的的在街上闲逛,不知不觉就走进一家街角的咖啡厅。
    坐在窗边双眼无神的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此刻内心却思绪万千。
    她从未承认过,那天晚上,城郊的出租屋里,那场闹剧结束,安逸满身是伤却还将她拥在怀里安慰的时候,她就动心了。
    在他们四目相对,他用最诚挚的语气说出“你值得的”那一刻。
    所以,她对他的身体接触从未有过任何抵触。
    她不敢承认,只能不停地给自己洗脑,即便安逸那般用力的证明他对她的真心,她也只能假装视而不见,只是万分感激的说一句谢谢,她不想自己背负的债务越累越高,高到她还不起。
    可早就还不起了不是吗?
    她突然想起,元旦那天晚上,他搂着她说他怕,怕什么,他没说。
    现在仔细想来,她也能猜到一些。
    他怕他有一天一个疏忽没有做好让她失望了,她会离开他。
    他怕一个比他更帅更有钱,同样用尽全力爱她的人出现,她会离开他。
    他怕合同结束她还没爱上他。
    他怕,有一天他对这无止境的付出却得不到丝毫回应的追求疲倦了……
    这般神采奕奕炫目夺人的男人,变得患得患失小心翼翼自信不在,都是因为她。
    是她太过自私了。
    她给自己包裹了一层厚厚的外壳,每一个决定看似都将自己置身事外冷静分析,实则是在为那个安全舒适的环境不被打破找的借口。
    这本没有错,错在她在利用安逸对她的好对她的爱。
    她逃避一切可能会对自己内心造成伤害的事情,对他的真心假装看不见,即便那伤害出现的可能性小到几乎没有,她也会决绝得切断它的后路。
    只是为了减轻自己的心理负担就将压力都转嫁到安逸的身上?
    明明他才是一直付出的那个啊。
    有些事,不需要什么生离死别的动人场面,不需要迫在眉睫时的幡然醒悟,
    想明白,不过就是一个瞬间。
    桌上的手机嗡嗡响个不停,点开来看到是安逸发给她的消息,大概就是询问她店里还有事吗?什么时候回来?
    手指在屏幕上方停顿片刻,她开始打字。
    她说,安逸,对不起,是我太迟钝了。
    她说,我不是一块捂不热的冰块。
    她说,谢谢你为我做了那么多。
    她说,我也喜欢你。
    她打了很多很多话,最后都删掉,只发出了一句,
    “时间还早,想出去约会吗?”
    -------------------
    呜呜呜女儿开窍了…
    果然还是得有人刺激一下哈哈哈,周同学辛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