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第八十一章嫉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湿吻一路落到她的肩头,她俯首,而冥亚正好停在此处,仰起首,对上了她的双眸。
    她的手指勾起他的下颌,他敛眸,掩下了眼底的春色。
    她便垂首,吻上了他微张的朱唇。
    白瓷般颈子上的喉结一动,他随即反客为主,按在她颈后的手用了几分力道。湿润的舌头抵开她的丹唇,探入檀口之中,勾缠着她的小舌。
    她的身子忽而一僵。司渊正在她双腿之间含住了一片粉瓣,深啜了一口。酥麻之感如潮般汹涌而至,她的手攥住了顾青城的手臂,指甲在细腻的肌肤上嵌出了几道红痕。
    顾青城一手各握着一个白乳。他的手拢着乳肉,两点樱红并在一处。他时而含住一个粉珠,时而又轻咬另一颗玉珠。湿润而温暖的舌面在柔软细腻的乳肉上舔舐,粗糙的舌面来回地揉搓两颗樱红。
    她只觉得腰间有酸涩之感,花谷处春潮滟滟。司渊似乎非要让她看得清楚,将她的双腿拉得更开,缓慢地从下而上,舔舐过花谷,最后粉润的舌尖挑了一下藏于细肉之中的花核。他仰起首,吐露自己的半截粉舌,上面挂满了透白的花汁。
    他的母亲正在与另一人接吻,无瑕顾及他。他心头起了暗火,想要被她看到,想要被她铭记,想要成为她独一无二的男人!
    他扯落自己的衣衫,一身的冰肌玉骨中跃出一根弯而长的玉茎。上面的龟头形如伞,边缘散着晶莹的微泽。
    他低下身,茎头抵开粉肉,凿开细小的穴口。
    谢鸣鸾低低地哼了一声,扯开了冥亚的衣领,手在坚实的腹部游走。
    司渊目光微凛,为何母亲摸的不是他?哪怕是他们的儿子也好?为何要去摸他这恼人的弟弟?
    他身子向前一撞,弯曲的长根深入穴内。龟头向上,半个抵在宫口,半个抵着上壁。
    谢鸣鸾的手下落,摸到了昂扬的粗根。冥亚的呼吸随之一乱。她的手再度往下,摸到了一团绵软,似乎能描出两个球状的弧形。她就这么随意地把玩揉搓着,听着冥亚断断续续的喘息,看着他眉头渐渐皱起。
    司渊抓住了她的一只手,将其放在顾青城的腿间。
    “母亲,你可不能顾此失彼呀!我们的儿子也很好啊,你怎么能偏心呢!”
    司渊的话音刚落,顾青城便红了脸。也不知晓是不是因为司渊夸他了,他窄腰前后晃动,粉根在谢鸣鸾的手中抽动起来。
    顾青城面上的绯色向耳边侵袭,甚至染红了耳廓。这满脸的艳色令他羞赧,抓起青衣的一角,盖住了半张颜面,只露出一双乌黑透亮的眸子,好奇而羞涩地圆睁着。
    司渊这才觉得有些满意,手扣在她的腰间,前后凿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