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第88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毕竟虽然现在那身体没有了灵魂和生命特征,但好歹是存在了,宋家母父留着也能当个植物人有个念想。
    若是要她们做决断销毁掉,实在是很难办到。
    刘绫把自己的想法同宋元容一说?之后,他也觉得几乎没可能,因为他太了解家人对他的爱护。
    他思量了一阵,然后咬牙说?道:“要不这样,你请个人骗一下她们,说?是给?我治病的,然后单独与那个我呆一段时间,趁机销毁掉,然后我再?伪装成醒过来了。”
    这样也不失为是一个办法,刘绫看着宋元容,总觉得这样似乎有点不好。
    彻底销毁肯定是挫骨扬灰的,让她当着最爱的人的面?去做,她可能下不去手。
    宋元容似乎神奇的get到了她的想法,出声说?着。
    “你别有什?么心理障碍,我有了一丝感悟,躯壳不过是一件衣服而已,魂才是主体,衣服销毁便销毁了,也不是什?么大事。”
    刘绫自然也知道这个道理,被他这么一说?,心里想的更通透了些,便没了那种?顾虑。
    于是她说?:“那好,且让我想想怎么落实,到时候咱们再?继续详细说?说?。”
    这事肯定不是一天两天能办到的,主要是要想到怎么让宋家母父相信,且愿意?让她单独与‘宋元容’待在一起的方法。
    宋元容也知道这事不能急,所以就安下心来等着,这几天一直用隐身符和刘绫一起去上课,倒是很有意?思的生活体验。
    第67章 当年的真相
    舊時光
    刘绫最后左思右想, 想到?可以借渝大?师的手?,到?宋家坑蒙拐骗一番,找机会单独接触那个‘沉睡’的宋元容。
    她想着请人帮忙也不能白请, 就开始着手?制作之前渝大?师的药。
    虽然她手?里?材料不全?, 但?却不用?再寻找了,她身边有宋元容这么个移动?‘灵药’, 借点灵气?修炼药就完全?够用?。
    其实就算她不借用?宋元容身上的灵气?,他的灵气?在日?常生活中也会有所逸散, 与其浪费,倒不如自己利用?一下。
    住了几天?酒店, 最后两人还是选择回到?刘绫家去。
    原因无?他,只是严华觉得她一直在外面,觉得不放心, 但?他深知女儿大?了不能说的太直接,只能每天?在社交软件上说些关心的话, 隐约会透露出担忧。
    刘绫看也看得出他的担心, 她本对这身体的便宜爹没有太深的感情,但?生活这么久之后,也多多少少有了些感情,不可能放任不管。
    所以在宋元容的建议下, 她就住回去了。
    同时?住回去的还有带着隐身符的宋元容。
    没办法,他现在回家也是透明人一个, 没地方可去, 只能暂时?呆在刘绫身边。
    ——
    轰隆!轰隆!
    惊雷声在耳边响起?,雨势似乎也越来?越大?, 是刘绫忘记关窗了吗?
    宋元容在有了这具身体之后,几乎不需要怎么睡觉, 但?他却还是选择像个人似的,偶尔会浅眠一会。
    可他现在却陷入一种奇特的感觉,想睁眼,但?怎么也睁不开。
    冷,好冷……
    今天?天?气?不该这么冷才对啊,他怎么会有种冷的呼吸不畅的感觉?
    “妻主,别再为我空耗灵气?了,人终有一死,这没办法改变。”
    “我宋元容嫁给妻主以来?,就从没受过半分委屈,亦没有半分遗憾,妻主是仙我为凡,我们总有一别,这是我早就想开了的。”
    这是他说的话吗?
    他紧紧皱着眉,觉得这话听起?来?十分耳熟,却想不起?来?是在哪里?听过或说过。
    床边好像站着一个人对他嘶吼:“不许胡说!你不会死的!”
    那声音痛彻心扉,他却有一种想把人推远的想法,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释然。
    他感觉到?他的生命似乎在飞快流逝,耳边又响起?另一个苍老的声音。
    “吾徒刘绫,天?资非凡,却久困情关,尔之过也。”
    “现既尔已到?大?限,便不要一心求活,阻她修行大?道……”
    刘绫的师尊曾单独和?他谈过,劝他不要贪生怕死,耽误刘绫的成神路。
    其实他本还可以苟活起?码一甲子,但?他感念刘绫的爱护,骗她说那些增加寿数的丹药都无?效了,然后静静的老去等死。
    她陪了他这么久,他也想为她做些什么。
    只是不知,她竟然下了那么大?的决心要救活他,甚至还企图夺天?地之力为他重塑身体。
    她对抗天?道,天?资自然而废,一切修行功亏一篑,再加上天?雷的轰击,更?是神魂不稳差点消散。
    于是,他就被刘陵的师尊使阵法留下,让他作为一个承载和?存储灵气?的容器而存在,待到?有一日?她神魂稳固重生,可用?他积蓄不知多少年月的灵气?重塑天?资,飞升成神。
    “刘绫……”
    宋元容猛然从噩梦中惊醒,待他醒时?已经是满脸的泪水。
    他茫然的看着周围环境,现代风格的卧室,窗明几净,夜色深重,与那泰山之巅的洞府有着天?差地别。
    不过这两个地方都有个共同之处。
    他掀开被子跳下床,钻进地铺的被窝里?,紧紧抱住正在睡觉的刘陵,把后者?直接惊醒,然后动?也不敢动?的就任他抱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