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御书屋

IF~席重亭(9):偏要毁掉一切。(h)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可能需要一些预警。包括但不限于暴力/强迫/R·18/孕期/监'禁/极度不常规的情感表达/相互憎恨的扭曲关系。
    请重视预警,谨慎观看…!感到不适请立即退出。
    15
    海的声音。
    孕期挥散不去的沉重不知何时消失。
    意识朦胧,一切如隔云端。
    身旁有人在交流。
    “她怀孕了呢。”女性的声音,身体仿佛不存在了,然而身侧空间被谁占据的感觉仍然清晰。她似乎在触碰你的肚子,“这么大的肚子,大概是第几个月?有八九月了吧?”
    “有些变态就喜欢玩孕妇。”有人不耐烦地打断她,“别碰她,客人怕她流产,药打得少,弄醒就糟了。”
    女人懒洋洋地笑了。
    “这附近又没人,她醒了就按住呀。放心,传不出声音的。”
    “是怕她流产。”另一个人再次强调,“客人说一点伤都不能受。”
    “我知道。就因为这个,咱不是讹了他五倍价么?答应得那么干脆,心理价位恐怕更高…果然亏了。”
    她漫不经心地回话,你隐约意识到她还在碰你的肚子,这回人也更近了。你不确定是什么姿势。你好像无法感知自己的身体。
    “真可怜,这姑娘招烂桃花呀。”
    “难得见你多愁善感,又不是第一次做。”
    “…这种什么都没做错的女孩儿,确实是第一次做。”
    模模糊糊地,有谁碰了碰你的脸。
    “以后别接这种活了。”你听见她轻声说,“我不喜欢对无辜女孩下手。下次给多少钱都不接。”
    半梦半醒间,隐约察觉海浪涌动声淡下,颠簸之中,车轮与陆地摩擦的震动占据上风。不久之后,浪涌与震动尽数安静。谁带着你移动。在那之后,原本身侧的两人消失不见。周遭只剩树叶吹落的风声。
    你再次睡着了。
    这一回醒来,你先听到脚步声。比之前的清晰一些,越来越清晰。
    是谁呢。
    特意放轻的脚步,透露着不够熟悉、但仍然耳熟的某份特征。
    想睁开眼睛,可是迟迟无法动作。勉强能张开一点缝隙,然而稍微颤动就沉重闭合。手指也是,想动一动,却压着沉重大石。脑中混沌浑噩,睁开细微缝隙的眼中映出陌生的模糊画面。
    你躺在床上。
    床边有一道深色的人影。
    窗帘拉上,灯光炽黄。室内装潢是暖色调,淡金色墙纸光点晃动。不远处有一个木质梳妆台,再远处似乎是衣帽间。
    陌生的房间。没有住过人的痕迹。
    是哪里呢?
    思绪仍然悬浮,许多事情混沌纠缠,浑浑噩噩。应该还有更重要的事。思维和身体一上一下地分开。
    那个人在看着你。
    真讨厌。是梦吗?梦里都阴魂不散。
    好讨厌。
    不过梦到他也不奇怪。
    确实偶尔会梦到他。
    就算是咬过自己的狗,之后经常相处也会有点感情吧。其实后来就没那么厌烦了。或者说,后来的厌烦和之前不一样。
    不是完全的坏人。是被做了过分的事,不过类似的事叶青也会干,对你来说感觉没那么不能接受。更多是性格不合。觉得他性格真是烂透了,每次和他说话都恨不得掐死他。
    可能有些人喜欢这种类型,不会觉得冒犯,但你不属于那片范畴。
    明明不属于那片范畴。为什么还会时不时过去找他呢?
    可能是因为欲望。
    不过在床上也不合拍。
    他之前的女朋友都不疼吗?还是说是怀孕的问题?怎么会有人做爱会表现得像强奸啊?非要按住别人四肢是什么毛病?你本来不想挣扎浪费体力的,但越是被压着,越是不安,加上他非要说些没意义的脏话,每次都搞得你很烦,这才挣扎起来。
    ……应该是因为欲望吧。
    出轨本身并不刺激。
    其实你们两个人都不觉得偷情刺激。
    做的时候也是,高潮之后空落落的,充斥浓烈的悔意。你记得他每次做完都会下意识掏烟。然后你会因为这个突然崩溃打他。
    真是莫名其妙。
    真是糟糕透顶。
    怎么会发展到那一步的?
    你当时为什么放他进门?为什么一次又一次配合?为什么到后来居然自己跑去找他?
    想不通。
    和当初叶青那时候绝对不一样。
    那时是因为你喜欢叶青。你对这个人呢,绝对没有半点和喜欢沾边的情感。
    被他正面吻下来会觉得恶心。一回想起来就一身鸡皮疙瘩。
    然而最后还是迎合了。
    好后悔。想不通。
    然而决定结束那天,你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他一眼。
    太阳将要落下。初秋傍晚,天空烟霞赤色流逸,边缘是舒淡稀薄的粉色。
    席重亭这人站姿不太标准。季晓是过分标准,腰背挺得笔直,叶青则端着股矜贵劲儿,总爱倚着哪站。可他呢,给人的感觉是不愿意干站着,总想动两下,走几步。
    他走路特别快。
    他好像闲不下去。印象里你没见他正经休息过,日常就是对着电脑看,还有出门做不知道什么工作。除了和季晓打游戏,他没有半点娱乐活动。他喜欢联机游戏这点也挺神奇的。
    那个时候他站在巷口看着你,居然一动不动,安安静静。你一眼就对上他的视线。
    席重亭的眼睛不太像亚洲人。他眼睛的轮廓特别深邃。少有的几次正面位,他盯视你低低喘息的时候,你就意识到了。季晓是鼻梁特别挺,他们两个相貌有几分相似。他的脸好好打理的话,看上去很有冲击力。是非常有侵略性的…那个词怎么说?浓颜系。
    那天站在夕阳余晖之下,孤零零站在原地,静静看着你的样子,同样很有冲击力。
    每次送你回家之前,席重亭是那样看着你的啊。影子长长拖在地上,独自站在光与影的交界,一言不发,一动不动。像一座随时会被晒化的蜡像。
    不知道为什么,回家之后你连续两晚梦到那个画面,第三天才终于下定决心把他拉黑。
    ……可能,也不是很糟的人。
    没有想象中那么糟。
    和他在一起那两个月…是有许多不满意,但其实还好。
    开始得很不堪,中间的偷情很不堪,对恋人隐瞒这件事也很不堪。不过,至少分手还算和平。
    感觉没那么讨厌他了。
    可能是因为他不再表现得那么讨厌。
    总之、总之…断掉之后,一切都会好的。
    以后季晓和他吃饭,你应该不会参与,但大概也不会阻止。
    只当做普通的、脾气不太好但好心的丈夫的朋友看待就好。
    会回归正常的。
    孩子快要生下来,两个恋人都在家,在那之后,即将回归正轨。
    明明、已经这么决定了——
    梦中的思绪却越来越清晰。
    清晰到不像是梦。
    清晰到床边模糊影像逐渐挥去迷雾。
    清晰到你明明白白和他对上了视线。
    “席…重亭…?”
    舌根发麻泛苦,言语能力迟钝。你怔怔地看着他,不确定究竟是不是梦。
    “为…什么、你会…”
    “……”
    你第一次在他脸上看见这样的表情。
    应该说,你从来没有在哪个人脸上看到这么复杂的表情。像是几百种颜料混着酱油和水还有消毒液一起打翻了,那神色复杂得难以用言语形容,甚至根本不像可能出现在人世间的画面。
    “席重亭…?”舌头慢慢恢复了,视线恢复,指尖勉强可以动弹,身体各处酸痛伴随酥麻压迫而上。心脏也被压迫,沉重挤压呼吸。
    陌生的地点。
    室内一片寂静。
    他站在床边望着你。
    你明白了。
    其实已经明白了。
    一瞬间似乎被无形的手掐住脖子,残酷握紧心脏。喘不上气。胸口涌上难以言喻的交杂情绪,此时此刻心脏中流淌迸发的不再是血液,血液全部集中在喉口鼻腔。手指在觉察之前紧紧按压心脏,你躲避地侧身蜷缩,眼前阵阵发黑,枕巾鬓角打湿,视线模糊不清。
    “不…不要,为什么…?为什么?…怎么会…?…还以为…”
    是梦吧。还是梦。只是不小心做了清醒梦。没有发生刚刚梦到的那些事。沉睡之前你正和恋人一起在小区楼下闲逛,突然困了想睡觉,所以他们和你一起回家了。
    等这一觉睡醒,就会恢复…就可以……
    脸颊一片湿凉。鬓角打湿黏连。眼泪大颗大颗掉在枕巾。你还穿着下楼时轻薄的长裙,分明足够初秋御寒,却不知怎地又冷又热,身子直打颤。手掌酥麻蔓延。
    喘不匀气。
    要不停深呼吸,才能勉强汲取氧气。可深呼吸久了,就开始过呼吸。肺部艰难运作,过载发痛。孕腹挤压的内脏岌岌可危发出警报。
    “哪儿疼吗?心脏不舒服?需不需要大夫?”
    席重亭不知什么时候靠近,半跪在床上低头看你的状态。床边没有纸,他用自己的袖子帮你擦眼泪。原本还处于喃喃的绝望状态,闻到他身上气息的那一刻,你就应激般剧烈尖叫挣扎,拼命把他往外推。
    “——别碰我!”
    尖叫划破寂静空气,眼泪断线落下。手脚都在发麻,仍然无法控制肢体。你浑身发颤,心脏重跳,每吐出一个字就淌下大股泪珠,眼珠被恨意逼得发红。直至这时他还死死钳制你的手脚,挣扎撕咬被尽数压制,无处宣泄的激烈情感只能通过尖叫疏导。
    “哈…哈哈!席重亭你真是有病,把我弄过来用了什么手段?这么大费周章——怎么?兄弟的老婆就是好玩是吧!就喜欢玩孕妇?接下来还要怎么样?又要按住我?是不是还要强奸啊!”
    尖锐话语刺破空气,炽浓恨意仿若燃烧赤焰。腹部沉重,胃部绞痛,你被男人牢牢压在身下,不再挣扎,睁着一双赤色的眼死死盯住他。你从未这么仔细地看过他。或许直到这一刻你才真正看清他。
    你从未如此清楚什么叫恨。
    仿佛被你的话激怒,原本隐含愧疚的复杂神色消失,席重亭攥住你的手,咫尺间含怒反问:
    “我什么时候强奸过你?”
    “什么时候?”你冷笑连连,恨意化作穿肠毒药,浸染体内每一滴血液,最终顺畅从喉口滑出,一字一顿滚落舌尖。
    “——每一次。”
    对方的脸上一瞬露出无法作伪的刺痛神色,你清清楚楚看见他眼角涌出赤色,陡然咬紧了牙,呼吸粗重,嘴唇颤抖刹那,徒劳粉饰地拉平了。
    他一定对你有些心思。
    可能不是爱,不像你的两个爱人那样倾注全部恋心,然而他必然在意着你。他对你有种执念。他想要得到你。他甚至雇人绑架你。
    但你了解他。
    这人心里有一套自洽的道德标准。
    在他眼里,那些行为不算强迫。他可能以为你是自愿的。或许当时确实是自愿的,留有解释的余地,然而实际上,你和他最初那两次与强迫的差距极为微小。
    现在回想起来,你坚信当时就是强奸。
    “每一次!从第一次开始,每一次都是强奸。不然呢?我有爱人,为什么偏要找你?是你按着我的手开门,是你偏要把我从机场扯出去,是你威胁我去那间房。全都是你强迫的!”
    胸口又痛又快。呼吸困难。以言语尖刀刺向对方的感觉比你想象中更加快乐。你一面痛苦地喘息落泪,一面继续深入刀刃刺伤对方。盯视对方愈发赤红的眼珠,耳闻他越来越重的呼吸,难以言喻的扭曲快乐从胃部翻涌而出。
    “——席重亭,我们两个,从一开始就是你强求的。”
    “…闭嘴,”
    “因为你妒忌他…你妒忌季晓!你根本不是讨厌我——”
    “……闭嘴!”
    他眉目阴鸷,眼珠此刻比你还要红,眼里冒出相似的浓郁恨意,掌心从你的肩按到颈部,牢牢扣住你的脖颈。他尚且没有收紧手指。可你本就呼吸困难,难以汲取氧气,脸颊渐渐涌上了血色。
    但这不妨碍言语能力。
    “你妒忌他,想抢他的东西很久了,我说错了吗?他有亲人朋友,父母家庭,爱人孩子,你有哪个?真好呀,现在唯一的朋友也要没有了!”
    “我让你——”
    目之所及,他的表情被扭曲的漩涡吞噬,你再度感到更深的快意,打断话音,刺破他的最后一层遮羞布,尖锐无比地颤声大笑:
    “席重亭,是你这个孤家寡人看不惯朋友幸福,才强奸别人怀孕的老婆,偏要毁掉一切!”
    “——闭嘴!”
    话音落下,男人终于收紧手指,发狠地掐住你的脖颈,单手死死扼住无法呼吸的咽喉。居高临下的姿势,手臂青筋暴起,直直下压,成年男人的重量尽数集中在掌心,全部压在细腻脆弱的脖颈。
    他仿佛真心想要掐死你。
    脸颊充血滚烫,血液不流通。咽喉被五指压迫,痛痒交替,眼泪胡乱掉落。打过麻药的身体比往日还要虚弱。指尖起初深陷手臂层迭伤痕,抓出数道血痕,渐渐却失去力气,慢慢松懈涣散。
    濒死之中,他的另一只手探入身下,扯开底裤,掰开大腿。已然熟悉的可怕性器旋即抵在穴口,蓦然贯入了产妇临盆的身体。
    一瞬间两人都瞳孔紧缩。
    窒息体验使得膣道高度敏感,温度滚烫,硬挺肉物强制奸入的刹那便无差别绞紧痉挛,死死缠住粗硕茎身。加上男根横冲直撞,粗暴挺动进出,残忍折磨膀胱子宫,区区三四下便毫无征兆将你肏到一个高潮,战栗挺腰,狼狈喷出了一股水液!
    他没想到你敏感到这个程度,神色含着戾气,攥住你的乳房根部发力一掐,果然喷出一道半透明的奶汁,陡然浇上两人一身腥甜。他愈发愤怒,却不明白这邪火究竟来自何处,他越看你就越感到错误矛盾。数不清的矛盾与错误堆积成一座高山,山顶正中央躺着昏迷不醒的你。他决定把一切归咎于对你的恨。
    “不是说强奸吗?怀着孕被掐脖子强奸还爽到喷水的贱货!我告诉你,黎潮,我操你不是因为别的,就因为你是个不要脸的下贱婊子!”
    因为一切确实归咎于某种情感。
    “咳…咳咳!!…随便你、怎么说!”
    你鬓发散乱,额角湿润,双颊赤红,满脸泪痕,脖颈指印清晰显现,大着肚子刚被肏到一个潮吹高潮,腿心还插入一根湿透的膨胀肉茎。分明一副被残忍淫虐的不堪模样,却冰冷盯住他,露出再熟悉不过的憎恶神色。
    只是这一次,厌憎中夹杂了撕扯的快意。
    “大费周章雇人绑架,不就是为了玩个痛快?何必找这些借口。强奸做了,接下来还要干什么?继续掐我?要打我吗?虐待到流产?还是干脆把我弄死在床上?好呀,一尸两命,你们爱玩孕妇的变态不就喜欢这种吗?反正绑都绑来了,席总这么神通广大,处理一个死人当然…唔、嗯!!别、咕…别碰我!!”
    话至半途,忍无可忍的男人再度掐住了你的脖颈,这一次扼住的不是咽喉,而是下颌。他要让你说不出话。
    视野之内,高大健壮的异性双目赤红,肌肉虬结,手掌攥紧,神色扭曲满溢,不住发出粗喘,以往被人类社会妆点的所谓形象荡然无存。他撑在你的身上,猎食的野兽般低下头颅。你本能意识到他又要亲你,恶心得直反胃,不断偏头躲避,手臂挥动,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居然真挣脱出一个须臾,再次狠抽了他一耳光!
    啪!
    又一次清脆回响。仿佛初次那晚换场重演,只是这回力道格外重,声音格外响。情形格外惨烈。
    这一次席重亭仿佛恨极怒极,突兀笑出半声,干脆放弃执念,掌心再度上滑,扣住下颌钳制,收紧手指逼迫你仰颈抬头,而后俯身张口,猛然咬住了你的喉咙。
    他好像特意洗过澡。
    异性残留湿气的短短发尾扎到侧颊。鼻尖萦绕廉价洗发露的薄荷香。大概是商场导购推荐的。距离近了,味道让人发冷。
    虚浮无力的反抗被彻底压制。澎湃激烈的情绪随之突兀沉寂。你终于再度感受身体的存在。
    从上到下,到处都在痛。方才的尖叫挣扎像是回光返照。位置在郊外,耳畔风声寂静回响。肺部仿佛在燃烧。喉咙被他咬住,声带过度拉扯。乳房发胀,到处残留掐过的指印。腰腹隆起压迫内脏,胃部不住翻涌。双腿无力大张,承接男性不堪的奸淫。
    与此同时,最集中的官能却是身下秘处。许久没有如此深入的交媾,高潮后情欲持续累积,脱力绝望中传来濒死的快感。男根挤开秘裂,填满层迭膣道。孕育生命的子宫外侧被可怕地压迫着。完全是违背意愿的行为,是不折不扣的强暴,然而经年累月尝透男人的身体却自顾自快乐,从孕晚期令人作呕的强奸中尝到反常的舒爽。
    视线不知不觉模糊,鼻尖薄荷气息愈发冰冷,掌心渐渐发凉,他的体温却热得烫人。不知何时身上人收紧手臂,慢慢地抱住了你。你没有注意到。可又冷又热。眼前闪过白金色的光。心脏跳动放缓。数不清的负面情感螺旋般缠绕穿梭。
    ……
    ……
    这一次你不再做梦。
    ……
    不知为何,昏迷中仍然呼吸困难。
    *
    *
    *
    *
    要不要解释点什么呢。
    嗯、嗯嗯…!开头的是赵以慕和花炀!来自本人某一篇坑掉的文…是女杀手和她的男人们的故事。感觉做得出来绑架别人的事,拉过来串串场。
    不是日乙那文的啦。因为语言不通(严谨.jpg)
    不知道也没关系,反正只是一锤子买卖!不会再出场了!
    ……
    感觉这对不适合讲得太细。
    还是不具体解释了…
    大概,不是爱而不得,而是求不得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